当前您在:主页 > 国内新闻 > 文章正文

霍州市安全生产事故瞒报,领导为何不按“规定”被追责?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佚名 时间:2019-01-09 16:36

霍州市安全生产事故瞒报,领导为何不按“规定”被追责?

 
霍州市委书记崔山原
  
  2018年,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 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人是本地区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班子其他成员对分管范围内的安全生产工作负领导责任。
 
  这也就明确的告知,霍州市要是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市委书记崔山原和市长黄晓君是第一责任人,主官副市长张伟兴要负领导责任。这个规定出台的很及时,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特好,最最关键的是看地方怎么贯彻执行了,要是不按照中央的政策执行,就是有抗拒上级政策之嫌,无视上级权威,这也是地方政府干部的大忌。
 
  霍州市是临汾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经济以盛产煤炭为主,这些年来,由于煤炭市场价格飚扬,致使当地煤企经济和政府税收一路高歌,这样的结果对当地各项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决定的作用。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其正反的作用,有利必有弊,符合唯物主义辩证法的规律。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了,但是关键的问题是不能忽视安全生产,带血的煤不能要,流血的经济是苦涩的,更是痛苦的,一次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会让多个家庭导致一生的痛苦,挥不去亲人遭难的伤心,一个缺夫少父的家庭,是何等的难以想象,这样的结果,很多都是政府和煤企没有重视及忽略安全生产导致的,这些企业只是重视经济利益,政府重视税收而完全忽视了职工的生命,最终的处理结果就是采用高额赔偿了事,同时还要对死亡事故进行封锁和瞒报,以免影响企业的产能和政府税收。

霍州市安全生产事故瞒报,领导为何不按“规定”被追责?


霍州市长黄晓君
  这样的企业发生安全生产死亡事故的做法,也是很无碍之举,正常上报政府部门,可能被停产整顿,面对流水般的钞票进账,企业绝对是不想这样做的,所以,唯一的办法就生进行瞒报堵嘴,让遇难者家属得到满意的经济赔偿是唯一的办法,煤企现在利润高,钱赚的手都软了,只要不被停产,一切都不是问题。所以,面对安全生产事故,不怕私人,就怕停产。
 
  霍州市副市长张伟兴负责全市的安全生产工作,对全市的所有煤企的安全生产事故都应该绝对是了如指掌的,否则就生失职,甚至的渎职,这个职位的工作是有风险的,动一发而牵全身,因为安全生产无小事,伤亡也是难免的,最主要的怎么处理的问题,是瞒报还是追责?对领导还说,是在两难之间,很是纠结。追责,主管领导要被处理,甚至丢官,企业停产整顿,经济损失,职工休息没有收入,怎么解决吃饭问题?会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所以。政府从大局角度出发,还是睁眼说假话,尽力帮助企业隐瞒,能拖则拖,媒体采访,采用一问三不知的方式对待,用时间去冲淡一切,还屡试很爽,顶呱呱的。
 

霍州市安全生产事故瞒报,领导为何不按“规定”被追责?


 
  张伟兴于2016年8月任负责安全生产工作的副市长,这个工作是很艰巨的,也可以说是吃力不讨好的。
 
  网络搜索显示,从2016年年底到2018年年底,霍州市发生了多起安全生产死亡事故:
 
  2016年12月25日,霍州煤电集团吕梁山公司木瓜煤矿发生机电事故,死亡 1 人。
  
  2017年11月6日11时,霍州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团柏煤矿井下10-306(1)掘进工作面发生一起放炮事故,造成1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34.6万元。 
  
  2017年12月份发生2起安全生产事故,12月11日,该矿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致矿工乔康死亡。死者现年23岁,系运城绛县人。2月14日,该矿又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同样又致一名矿工丧生。死者乔刚,42岁,系临汾浮山县北王乡人;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包头市“黑”企业排烟昆区环保局监而不管“挑”国法

下一篇:山西农行运城分行盐湖支行霸王条款坑苦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