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主页 > 国内新闻 > 文章正文

陈美芳:列车上的“美芳姐姐”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18-08-28 19:18

陈美芳:列车上的“美芳姐姐”

  陈美芳是杭州客运段甬广车队的业务员,曾做过10年列车长的她,把一件件不起眼的小事办成了大事,把普速列车变成了惠民列车。多年来,她把乘客遇到的不便和小事记在小本上,解决这些“小事”,就是她心中“比什么都重要”的大事。乘客说:“这车慢,但慢有慢的人情味,慢有慢的风景。”

  以下是来自陈美芳的自述。

陈美芳:列车上的“美芳姐姐”

陈美芳和小旅客们在一起。本人供图

  “成为列车员的梦想就在我心里扎根”

  1992年,我跟随父母离开家乡,来到江西鹰潭生活。每逢春节,我们都要在春运的拥挤中赶火车回乡,当时还没有动车组,我们只能坐绿皮车。

  有一年腊月二十八,父亲带着哥哥和我赶火车。年前的火车站,早已挤满黑压压的返乡人,父亲担心我们挤不上车,就对我们说:“等会儿你们往车上跑,别管我。”

  那时我年纪小,既对拥挤的人群发憷,又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劲往车上挤。结果,今日新闻,刚进车厢,火车就开了,人太多,我只有一条腿能着地,更不知道爸爸有没有上车,担心得直哭。

  过了一会儿,我才听到父亲急促的呼唤声。等到他挤到我们兄妹这儿,我才发现父亲的白衬衣已汗湿。我对父亲说:“我长大要是当列车员,一定让孩子们得到更好的照顾。”

  从那时起,成为列车员的梦想就在我心里扎根。

  18岁那年,听说上海铁路局杭州铁路分局招工,我立刻去应聘,终于成为杭州客运段甬广车队的列车员。

  作为新人,我的动作不快,总拖班组后腿。晚上我还要负责守车,几乎一夜不能合眼。交完班后,疲惫不堪的我拖着箱子回到出租房,大哭起来。母亲开导我:要么好好做下去,要么卷铺盖回家。

  我不想当逃兵!我在心里暗下决心。

  休息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练习叠被子、叠毛巾。为了练习车厢开关门,连手上磨出血泡也没注意。我想,别人能学会的东西,我一遍学不会,就两遍、三遍反复学。

  一个月后,车队对我们新进职工进行考核。抽查提问时,队长问我车辆紧急制动阀怎么使用,我一气呵成回答了出来。队长又问了我几个细节,我也回答得丝毫不差。队长说“这个小姑娘很用心,知识都掌握了!”后来岗位练兵,铺床单叠被子,比谁效率最高,我虽然个子小,但是手脚利索,整整一车厢的66条被子,我在半小时之内就完工了!终于,我成了这支队伍里合格的一员,虽然那时我只是个临时工,但还是被选中作为新员工代表上台发言。我告诉自己,只要用心,没有做不好的!

  “守护旅客,是一种缘分,更是一种责任”

陈美芳:列车上的“美芳姐姐”

陈美芳正在工作。本人供图

  2017年春节前的一天,我所在的列车突然传出一阵哭声。原来,一名四岁的小男孩贪玩,误将方便面调料撒进眼睛里,难受地“哇哇”大哭。我按照惯例,先广播紧急寻医。可2分钟过去,医生还是没有出现。我也是有孩子的人,看着孩子的眼睛越来越红,非常心疼。

  我想到微信里有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五官科曾黎主任的联系方式,就赶紧用视频通话联系他。说明情况后,曾黎主任迅速地给出处理建议:“眼睛不能揉,立刻用矿泉水冲洗,滴上眼药水。观察一小时,若没有红肿就到目的地处理,今天新闻,如果有红肿就就近下车处理。”曾主任的指导给了我定心丸,也让孩子的爸爸妈妈放了心。他爸爸妈妈说:“虽然普速列车没有高铁的速度,但是服务蛮超前的!”有很多乘客都围过来说,“有时候我们到医院都挂不上号,没想到在列车上还能有专家给看。”

  其实,火车上类似的紧急情况很多,我就琢磨,我朋友圈里有不少劳模医生朋友,能不能把他们汇聚起来,为突发疾病的旅客提供在线帮助?

  说干就干,我们与浙江大学下属医院取得联系,邀请呼吸科、儿科等科室的11名医生加入“劳模智囊团”,旅途中一旦遇到突发疾病,我们就可以通过电话视频,向他们紧急求助。

  当年的春运中,“劳模智囊团”就大显身手。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民法典拟规定: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的 自动续期

下一篇:苏州市甪直镇副镇长王宗林等涉黑恶抢占他人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