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主页 > 军事新闻 > 文章正文

修正、修涞贵入局7个P2P,企业到底有多缺钱?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佚名 时间:2018-11-30 22:33

摘要: 从网贷的雷潮中,似乎越加嗅到经济环境走衰的气息。裁员变多;企业债务逾期变多。缺钱的不再是,融资困难的中小企业。这波雷潮中,雷掉的:除了做P2P纯来诈骗圈钱的(比如投融系)、拿P2P圈钱做资本运作企图空手套白 ...


从网贷的雷潮中,似乎越加嗅到经济环境走衰的气息。

裁员变多;企业债务逾期变多。

缺钱的不再是,融资困难的中小企业。

这波雷潮中,雷掉的:除了做P2P纯来诈骗圈钱的(比如投融系)、拿P2P圈钱做资本运作企图空手套白狼的,比如阜兴的朱一栋、联璧金融的顾国平、凯瑞德的张培峰;正常做业务发生经营困难倒掉的,比如沃投资。。

还有就是上市公司、大企业,实业干到缺钱的,手伸进P2P的。

以往走这套路的都是中小企业,但现在基本是上市公司、大企业买P2P自融。

比如这几天爆火的知名民营药企修正药业极其老板修涞贵。

实体企业到底有多缺钱?

01

这几天因宜湃网逾期,修正药业修涞贵在网贷的曝光率才真正多起来。

早暴雷的永利宝、火理财,都少有人问津。

普通大众挑平台,还是要挑有名气的、规模大点的。

要不然连雷了,连个媒体关注都没有。

要说韩越、朱一栋、顾国平、张培峰,这些人都是惯常剑走偏锋,就是靠圈钱走资本运作路线赚钱的。

一遭东窗事发,溃败也算正常。

但修正药业、修涞贵不一样。

修正药业,是实实在在有实业制药的企业。“做好药、放心药,管用的药”广告词如雷贯耳。是民营医药企业的龙头。

在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发布的《2017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列57位。

但其表现出来的缺钱程度,令人惊讶。

在2017、2018一两年间,被媒体曝光有明显关联痕迹的网贷平台就有6、7家。

永利宝、火理财、钱保姆、钱庄网、宜湃网、微金石,娱乐,这6家中,前四已经暴雷。宜湃网逾期,只有知名度极为低的微金石还在运营;还有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平台,资产也有来自修正关联公司借款。

是否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不好确定。

在这就且先不说。

预感可能不会好。

02

修正入局这些平台,手法非常粗糙。

卢家帮、投融系,实控人都想方设法隐藏自己。

修正倒是,工商关联信息十分明显。

且多数平台,是修正入局一两个月,就暴雷。

到底是修正太倒霉,进入网贷就遭遇雷潮;还是运作套路太生疏,以致太快雷掉;还是压根被原平台卖主套路了呢?

比如:

修正系最早暴雷的永利宝、火理财。

永利宝2018.7.16 被员工公告高管失联,暴雷。

但其一个月前的2018.6.13 ,才宣布获得聚富智胜融资。

聚富智胜,是修正系实控的公司。

法人代表兼股东的杨一江。

股东陈素英、郑玲艳;

及法人股东浙江智武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王昭扬,都为修正系多家公司高管、董事。

比如杨一江,陈素英、郑玲艳都为浙江新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

且陈素英持股20%,担任副董事长。

法人代表为夏东明,在新联控股持股80%。而夏东明是上市公司深大通非独立董事、股东(持有3800万股),这家公司与修涞贵往来密切。

且夏东明曾是:修正健康集团副总裁、修正健康饮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17年1月已经去职。

火理财,最早就是永利宝旗下平台。

主打活期,去年9月才开始变更运营公司独立。彼时被认为是两家平台上线银行存管系统的需要。其实质还是同一帮人运营的。

永利宝7.16前脚宣布高管失联,后脚火理财发布清盘公告。

两家平台连清盘公告都是一样的。

这家平台同在2018.5.11 才获得名天汽车融资。距离暴雷也不过2个月之余。

相比永利宝股权关系较为隐秘,火理财的名天汽车,跟修正的关联就更加明显。名天汽车历史股东里就有修涞贵:

这两家平台傀儡高管跑路业务也不熟(跑到菲律宾不是等着被抓么),7月跑路;8月底就被抓回来了。

9月4日暴雷的钱庄网,跟修涞贵的关系就更加明显了。

甩都甩不掉。

钱庄网平台不大,但早期修正背景宣传却是分猛烈的。

不仅有正面、直接的“修正集团董事长修涞贵旗下公司康融汇通有限公司战略投资入股钱庄网”,发布会现场拍照见证。

还有康融汇入股钱庄网的打款证明:

修正、修涞贵入局7个P2P,企业到底有多缺钱?1

来证明“大股东新增实缴注册资本2000万已到位”。

恐怕雷平台里,钱保姆在舆论声音里,与修正关联是最弱的。

钱保姆几经工商变更,恐怕已经卖身好几遍。

但其暴雷时的直接股东“名天新能源”,跟修正关联是十分明显的。名天新能源的法人俞洁,也同为名天汽车法人。

且修涞贵近几年,步子迈的不是一般大:不仅布局保健酒、旅游业、养老业、新能源汽车,甚至还有区块链等产业五花八门。

钱哪里来?

03

再有跟宜湃网的关系。

易贷旗下一共有四家平台,宜贷网、宜湃网、易小钱、宝宝钱包。做这么多平台,也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宜湃网2018年6月股权变更为“浙江天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100%控股。

而这家”天然股权资管“公司,原本为修涞贵、寿金姬两人共同持股的公司。

但在宜湃网逾期事件发酵的9月3日,进行了股权变更。

修涞贵、寿金姬全部退出。

甩得一手好锅。

从这些痕迹看,修涞贵作为多年民营药企龙头,对钱的使用多少都是有考量的。

入局这么多P2P,多家还已经暴雷。

不可能说都是对网贷的失败财务投资。

除以往宜湃网硬伤,是来自对接金交所产品的政策性风险(当然现在尚无清楚宜湃网底层资产是否跟修正关联)。

其他钱保姆、钱庄网,甚至微金石,都有被曝光明显自融。

用网贷做融资工具的嫌疑,就大了。

但却让人看不懂的是:

外部雷潮涌动,维权四起,修正仍淡定自若,安然无恙。出来发声似乎都没有。

从网贷的雷潮看,大环境似乎越来越有走衰的节奏。

企业普遍缺钱,还不上;实体店跑路的也越来越多,办个卡的钱都被圈走;股市击穿2700....

照这节奏:企业业务,在网贷很难走下去了。

-----

关于修正、修涞贵入局P2P,并暴雷的消息很多。麦芽这文权当拾人牙慧。做个消息共享。

想问问的是:

已经被逮进去人的永利宝、火理财,现在维权怎么样呢?

是否还有款项可以追回来呢?

如果逮到人,就此了结了。那结局是令人丧气的。

有消息,可以给麦芽留言说说。

标签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四川德阳“老赖”主动还钱 法院两年执行到位61.74亿

下一篇:“后高考糊口”放松不能放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