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亚洲首个产子“渐冻人”母亲吕元芳

  • 我要分享:

1,5年前,吕元芳双脚已经迈进了鬼门关,医生们花了2个小时拼命将她拉了回来,那场生产受到了全国数十家媒体的关注,醒来的那一刻,她成了亚洲首个产子的“渐冻症”患者,一个母亲。

5年来,吕元芳渐渐淡出媒体,静静地享受着为人母的每个时刻,她像所有母亲一样为孩子的生病忧心,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费神,希望尽其所能给予孩子最好的,但她又是不同的,许多寻常的事她都做不了,比如拥抱孩子,给孩子拿奶瓶、穿衣服,还有未来的整理书包,戴上红领巾……

这是她无能为力的遗憾,说到这些时元芳的眼睛湿润了,她知道自己只能做一个“1/2母亲”。怀孕生子给元芳带来的影响是无法消除的,她的病情明显发展了,产后她已不能再站立,但她从未有哪怕一个瞬间后悔当初的选择,“看着儿子蹦蹦跳跳的,好像就是我的童年,我没经历的他都替我经历了。”

2,元芳家住兰州红古区,位于兰州远郊。怀孕后当地没有敢接收她的医院,最终在媒体的帮助下,她赴京生产。亚洲首个“渐冻人”产子的消息迅速吸引了国内几十家媒体的注意,剖腹产手术那天,媒体架起长枪短炮,把产房外挤得水泄不通。

当媒体争先恐后地对着一张产房里传出的新生儿照片翻拍时,吕元芳正在努力挣脱紧紧攥住她的死神的手,孩子剖出后,她的血压直线下降,下降速度之快,令国内顶级的妇产科专家都一度紧张,历经两个小时抢救,元芳捡回一条命。

“保孩子还是保大人”这种被许多妇产科医生痛批过“不专业”的电视剧烂俗桥段在元芳身上曾真实地上演,她与家人的争执直到她被推上手术台前也没有达成一致,只是在当时的情境下,面对以泪洗面的妈妈和愈加沉默的丈夫,她除了表达观点,不能多说什么。5年以后,她无需再顾忌什么,她直言:“当年我没打算能再出来。”

3,由于没有“渐冻人”生产的先例,医生无法预测怀孕生子究竟会给元芳带来怎样的影响,但会加速病情恶化几乎是肯定的,另一种可能是元芳醒来后失去自主呼吸的能力,将一辈子靠呼吸机生活,最糟糕的结果是她有去无回。

生产前,医生将这些可能性逐一告知,元芳没有让母亲知道,这些话也压根没能动摇她的想法,她早就做好了“一命换一命”的准备,“手术前一天,他们都急,只有我非常坦然,坦然到连医生都觉得不正常。人一旦下了决心就什么都不怕了,我的想法是,用我一条残缺的生命换一个健全的新生命,值得。”坐在轮椅里的元芳,声音很放松。

元芳坐月子的时间长达3个月,普通人剖腹产后1天就能下床,她躺了5天还是起不来,整个孕期,她的腰都在超负荷。医生以摇起病床的方法强制让她坐起来,每摇一周,元芳就疼得叫一声,生产完的头三个月,元芳每天醒来后,需要花20分钟才能坐起来,刀口也足足等了3个月才愈合。然后她发现,她站不起来了,医生术前对病情发展的预判成真了,“其实在生完孩子几天以后我就感觉到病情发展了,这种病的发展是全身同时进行的,我就是觉得身上没力气。”

5月9日,元芳感觉脖子一直抽着疼,她跟父亲说可能要变天,结果晚上兰州就下起了雨,当年生产时,医生从她脖颈处下了一根管子进入动脉,必要时可注射药物直达心脏,生完孩子后,元芳的脖子歪了半个月,后来这几年,每到阴天下雨,她的脖子就会疼。

4,唯有母乳喂养是别人无法代劳的,元芳只能躺着哺乳,这个姿势对孩子很不利,“吃了就吐,像喷泉一样,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孩子有问题,赶紧带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没事,怀疑是喂奶姿势导致的。后来吃完奶以后把孩子抱起来二三十分钟就不吐了,可家里人不是总有时间抱他,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用被子垫出一个60°的斜坡,让孩子躺在斜坡上吃奶,吐奶的问题才解决。”元芳说,她以这个姿势哺乳儿子直到1岁零4个月,母乳喂养加上产后严重的出虚汗,元芳一度瘦到皮包骨,直到中断母乳喂养,她才渐渐恢复到原来的体重。

元芳说,她能给孩子的最好的礼物是一个和睦的家庭和一个勇敢的榜样,她主动去和儿子的幼儿园老师见面,如果可以,她愿意参加一切和儿子有关的活动,元芳说,她不能躲避,如果她躲避,孩子会更加无法面对,“今天早上他还说想让我去接他放学,但因为不方便,我还是让他奶奶去了,他其实非常希望我可以出现在他同学面前。”

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大方向始终由她来把握,她像所有母亲一样关注孩子的教育问题,朋友送给了她几本育儿书,她已经翻不动了,于是上网下载有声版来听,然后转述给丈夫。平日生活里,性格干脆利落的元芳也是强势的一方。“我老婆有点厉害。”性格内向的罗忠木小声地笑着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