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腐分子李巍的“金、银、铜”三重保护伞:河南省烟草局纪检监察处处长殷

  • 我要分享:
  贪腐分子李巍的“金、银、铜”三重保护伞:
  河南省烟草局纪检监察处处长殷建立

  我叫是登封市烟草局职工,2017年10月份,我开始实名举报原登封烟草局局长李巍贪腐的事实线索。河南省烟草局监察处处长殷建立,推迟调查不作为,简单调查胡作为,寻找各种借口和理由,糊弄举报人,致使李巍对我进行打击报复,扇我两耳刮子,造成我耳膜穿孔的轻伤。现将贪腐分子李巍 “金、银、铜三重”保护伞举报如下:
  李巍有“金银铜铁三重”保护伞,分别为:金保护伞,河南省烟草专卖局纪检监察处处长殷建立;银保护伞,郑州市烟草局局长蒋中民;铜保护伞,郑州市烟草局纪检监察处处长李留民。
  “金保护伞”殷建立和党中央对着干:2017年10月份,我多次向中纪委、国家烟草专卖局、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实名举报原登封市烟草局局长李巍贪腐的事实。河南省烟草局接到举报信后,对我举报的事实不做调查,打电话给我回复说,“李巍打你的事不属于纪检部门管辖,不予受理”。
  十八大以后, 书记反复强调“纪挺法前”“纪严于法”。身为纪检监察处处长殷建立,明知李巍扇我两耳刮子违反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二十八条,却瞪着眼说瞎话,说李巍打我不属于纪检监察部门受理。这是非常明显的和党中央对着干的行为!
  我先后寄出近百封实名举报信,到了河南省烟草局,都如石沉大海。在百般无奈之下,我只有求助于网络,在网上发了举报帖子。在网络舆论的压力下,殷建立才要求郑州市烟草局进行调查。在此期间,我多次给省监察处打电话询问,殷建立他们一直在推脱。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调查结果竟然完全否定了我举报的事实。对我举报的回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我非常气愤,过后,我会把郑州市烟草局回复我的内容转发给领导,让您也看看,他们是怎么胡弄一个举报人的。
  “银保护伞”蒋中民装聋作哑不作为:我举报李巍后,李巍想方设法对我进行打击报复。以我偷了信件为由,指示申智渊报案嵩阳派出所抓我,然后,以李巍给我出具“谅解书”要挟我。在李巍办公室,他对我举报他的事情恼羞成怒,狠狠扇我两耳刮子。当时,为了求得李巍给我出具谅解书,我忍气吞声,不敢声张。李巍以不出谅解书要挟威逼我,让我去给郑州市烟草局、河南省烟草局认错。我满含屈辱的泪水找到郑州市烟草局局长蒋中民,身为郑州市烟草局党组书记,竟然对我举报李巍的事实不问是否属实,而是说我不是共产党员,我素质低。
  在被威逼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向市局认错,当时,我哭着走出了郑州市烟草局大门。直至我向郑州市烟草局“认错”后,李巍才指示办公室人员申智渊,给我出具了谅解书。而我举报李巍的内容是否属实,在蒋中民的保护下,没有人调查,没有人询问。更让我震惊的是,李巍在我的举报中,调往郑州市烟草局机关工作。按照这种逻辑,是不是,地方上哪个党员干部被举报了,都调往中央机关工作???
  “铜保护伞”李留民敷衍塞责走过场:对于李巍贪腐的行为,我既是举报人,又是知情人、证明人(有些是我亲眼所见),并且是受害人。李留民对我举报的事实,在调查中,偏听偏信涉案人员解释,不做深入调查,不顾事实,给我的回复荒唐而又可笑。我会择机把回复内容进行转发,让所有人都评论一下,给我评评理。
  我从2017年10月份开始举报,李留民推诿扯皮,致使李巍公车私用的重要证据“高速ETC记录”灭失。给我回复中说,只能调取12个月。但是,每个月大量的高速通行费,又作何解释???
  尊敬的领导,虽然,我不是党员,但作为职工,我有权利监督党员干部中的腐败行为。十八大以后,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十九大以后,中央出台了《中央八项规定实施细则》。2015年以来,中央、国家烟草局、河南省烟草局、郑州市烟草局先后4次巡视巡察和多次“回头看”。但是,原登封市烟草局局长李巍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多次多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虚开发票贪污、打击报复举报人等行为,必将受到党纪和法律的严惩。
  河南省纪检监察处处长殷建立、郑州市烟草局局长蒋中民、郑州市烟草局纪检监察处处长李留民,对我举报的问题,不是及时调查、深入调查,而是推诿扯皮、蜻蜓点水,给我做出颠倒黑白的答复。在深感绝望之时,我只有寄希望于上级领导,让烟草蛀虫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相关推荐